是病毒不是病娇

杂食党

全职|魔道|德云社

叶翔|澄宁|九辫

翔儿瑶妹张老师我爱一万年

兴趣来了会荼毒其他cp

假期上线,不定期弧

感谢您关注我!

【周翔】七夕小甜饼

#之前发了篇单恋文没什么热度,写个小甜饼安慰安慰自己

#ooc预警

#特别短小,占tag致歉

—————

正文:

周翔二人退役后公开出柜,在上海定居,各找了份稳定工作,日子也过得顺风顺水。

孙翔的工作是个闲职,收入可观,平时都是孙翔先回来做饭。今天是七夕,周泽楷的老板通达地允许员工提前下班,所以周泽楷回家后,孙翔还没开始做饭。

“今天这么早?正好,下楼买菜去。”孙翔随手扔给周泽楷一张清单和一百块钱,自己在厨房收拾厨具。

周泽楷得了命令,“嗯”了一声转身出门买菜。

七夕就是七夕,连菜市场都是成双入对的情侣。周泽楷表示我真的一点都不羡慕,却还是暗暗加快了脚步。


“土豆十三,韭菜十七,甘蔗二十五,葱蒜加起来不超过五块,整体就按六十算,你应该还剩四十,怎么就拿回来二十五?那十五块你去包养小情妇了?”孙翔挑眉凝视周泽楷,等着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周泽楷没作声,手伸进上衣口袋掏出了个亮晶晶的小东西。

是一对耳钉。

孙翔很喜欢亮晶晶的饰品,周泽楷回家的路上路过一家饰品店,花十五给孙翔买了一对耳钉。

是孙翔喜欢的款式。

“就当是七夕的礼物。”周泽楷笑得明朗。

“你给我买的小东西我很喜欢,但这不代表我接受你用我的钱给我买礼物这件事,再说你就花十五用一对耳钉把我应付了?你亏不亏心啊???”

“emmmm那我再下楼买一瓶润滑剂?”

“……过来吃饭!”

————END————

#下午陪母上买菜有感

#祝各位一生一世一双人

#底层文手求关爱,我最近高产,真的

【周翔】十八岁给我一个男人

#七夕贺文

#ooc预警,架空预警

#话剧演员周×学生翔,翔儿单向暗恋

#题目看破不说破

—————
正文:

孙翔第一次遇见周泽楷是在他十六岁生日的时候。

孙翔不喜欢过生日,比起亲戚朋友聚在一起为他庆生,他更喜欢一个人如往常一般,平淡地度过一天。

孙翔确实也这么做了,他在周围人眼里一直是个乖巧的孩子,可乖乖翔在他十六岁生日那天翘了聚会。

聚会在晚上,一家人找不到孙翔急得差点报警,可孙翔却若无其事地在大街上到处游走。

他很反感聚会,这么多年却也忍气吞声,笑颜参加每一次。

随便什么地方,让我静一静……孙翔烦躁地揉乱了妈妈精心为他打理的发型,漫无目的地乱转。

直到他觉得自己已经出来很长时间了,烦闷的心情也有所缓解,准备回家向众人道歉时,他路过了一家剧场。

门口立着海报,标注着今天的演出安排。

最后一场是《雷雨》,开场时间是八点二十。

点亮手机屏幕,现在已经八点十三了。

孙翔对话剧说不上喜欢与欣赏,可今天他偏赌气似的要进去看一看。

“真不好意思,我们剧场不买现票的,都是提前三天开始预订,还有五分钟我们的话剧就要开演了,所以……”前台小姐抱歉地向孙翔解释,他摆摆手表示理解,顺便问了句卫生间在哪。

孙翔快步走向卫生间,与一个穿着长衫的男人擦肩而过,那男人依旧步下生风,没有分给孙翔一个眼神,孙翔却停住了脚步。

这男人……真好看啊。

可也仅仅只是好看而已。颜控孙翔快速地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心情颇好地转头继续走向卫生间。

他的颜就当是我的生日礼物了。走在回家路上的孙翔一帧一帧地在脑内回放他与男人相遇的瞬间,路过一家手机专卖店,孙翔突然惊醒。

我为什么没有拍照?!


孙翔第二次遇见周泽楷是在他十七岁生日的时候。

学业繁重的高二生活压的孙翔喘不过气,在某个周日,他拒绝了好友相约球场的邀请,独自去了他去年生日时去的剧场。

到了前台,他拿出手机打开订票的页面,成功在前台取了门票,在一旁的座椅上等待。

还有半小时开场。

来看话剧并不是为了看上次遇到的那个男人,即使孙翔已经确定他是剧场的演员。

原因说不清道不明,兴致来了挡都挡不住。

孙翔神游出了天际,检票员的进场通知把他的思绪从十万八千里处拉了回来。

这场是《暗恋桃花源》。

孙翔从未看过话剧,对剧本也不慎了解,本着图个新鲜的想法进了场找到座位坐下,却在幕布拉起的一瞬间改变。

场上有那个男人。他一身西装,带着金框眼镜,与上次穿长衫的气质大相径庭。

很好,我决定全场就看你了。孙翔将视线紧紧锁定在那个男人身上,干脆放弃了剧情。

直到谢幕时报幕员说出他的名字。

周泽楷。

退场后孙翔立刻冲到后台门口,抱着相机准备等周泽楷出来后请求拍照。

幸亏我早有准备。孙翔胸有成竹地靠在墙边,静静地注视着过道来往的人群。

他等到了周泽楷,他是一个人出来的,换下了戏服穿着休闲装,正低头看着手机。

“诶…等一下,周泽楷!”见周泽楷不出声孙翔便大喊了他的名字,随机意识到有些不礼貌,但周泽楷已经闻声抬头看向了他。

“打扰一下,我想给你拍几张照可以吗?”孙翔抱歉地笑了笑,周泽楷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放心,我不会外传的!”孙翔信誓旦旦地保证,手舞足蹈地央求着周泽楷。

周泽楷也不好再推脱,摆出了职业微笑让孙翔拍了几张照片。

“你真好看!要不要加个好友?回去我把照片发给你。”孙翔激动地翻看着照片,下意识地说出了他平常撩女孩子的那套台词。

周泽楷一听脸上的笑便有些崩不住了,正考虑出口拒绝,早在剧场门口等待的师兄因为久久不见他而过来寻人。

周泽楷趁机对孙翔说了声抱歉,立刻跟着师兄走出了剧场。

孙翔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淡出自己的视线。


孙翔第三次遇见周泽楷是在他十八岁生日的前一周。

彼时他已经喜欢上了周泽楷。感情的事谁也说不准,更何况孙翔本来就是弯的,作为颜控喜欢个好看的男人一点也不奇怪。

在对方的性取向和感情明确之前,孙翔已经打算告白了,他准备在十八岁生日那天向周泽楷表白。

所以他提前一周找到了周泽楷说明了来意。

周泽楷向来不擅长拒绝,并且帮孙翔过生日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但是……

“为什么找我给你过生日?”周泽楷很疑惑。

“我想和你交朋友。”我想和你交男朋友。

孙翔试图劝说自己的父母不要办聚会了,成人礼他想和朋友一起过,不意外地,父母不同意。

于是乖乖翔再一次翘了自己的生日聚会。

等到他赶到两人相约的餐厅时,周泽楷已经在点餐了。

“来的正好,看看你想吃什么。”周泽楷把菜单递给了孙翔,为他倒了杯水。

一周前两人已经加了好友,并且交流得非常愉快。

好吧,其实是孙翔单方面很愉快,他发十条周泽楷只回一条。

上餐后他们依然像平时发消息一样,孙翔说十句周泽楷说一句,期间孙翔旁敲侧击过周泽楷的性取向。

周泽楷是个直的。

得出结论的孙翔难免有些失落,也是,谁没事儿会像他一样喜欢同性呢?自己什么都没搞清楚就想向人家告白,幸亏话没出口,不然朋友都没的做。

周泽楷注意到了孙翔的低气压,试探地问道:“怎么了?”

孙翔随机又露出笑脸,真挚地让周泽楷不敢相信这是刚才情绪低落的人。

“周泽楷,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我成人了,陪我好好过个生日吧。”

周泽楷没想到今天是孙翔的十八岁生日,看着他稚嫩的脸想也不想就把人当成了小孩子。

周泽楷有些懊悔,因为他今天没有准备礼物,只是单纯地请孙翔吃饭,同时他又有一丝不解。

“成人礼……不和家人一起过吗?”

“你不是家人吗?”

朋友也算家人吗?周泽楷没有问出口。

孙翔看着周泽楷没有丝毫异常的迹象,心中泛起苦涩。

我的第一次恋爱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心中不痛快可面上却不显山不显水,佯装高兴。

我才应该去当演员,你看我的情感隐藏得多深啊。

孙翔胡思乱想的时候,服务员已经端上了周泽楷订的蛋糕。

“许个愿吧。”周泽楷将蛋糕推到孙翔面前。

孙翔凝视着周泽楷良久,直到周泽楷疑惑地皱眉。

不能真正得到,我想想总是可以的吧?孙翔双手合十,虔诚地许愿。

十八岁,给我一个男人吧。

————END————
#剧情渣是我,感情线崩坏我的锅

#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

#答应某人的小甜饼对不起我失言了

#各位寒假见

【叶翔】我认识的太太居然是正主?!

#各位我来交团费了

#梗源自@笙未寂 感谢太太授权!

#ooc预警,我写的是我心中的叶翔

#轻喷轻喷,重了我受不住

—————

正文:

大家好,我是一个混迹在各种甜甜圈【?】的新人文手。最近我迷上了叶翔。

emmmm这对儿不是一般的冷,先不提两人有“夺卡之仇”,就第八赛季全明星赛上孙翔妄言要了断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那件事儿,我都看不下去。

但是莫名其妙地,我粉上了孙翔,连带着一块儿粉了叶修。

叶修:嚯敢情我就是个赠品。

某一天,我一如既往地在某fter更新我的叶翔小甜文,暗暗祈祷着喜欢和推荐能超过五十个【被打

好吧好吧先完成个小目标,十个!真的我很容易满足!【疯狂暗示

我的眼睛一刻不眨地盯着手机屏幕,在屏保关闭了无数次又被我开启了无数次后,第一个喜欢出现了,连带着推荐一块儿入了我的眼。

哇!目标完成1/10!

让我来看看你的主页吧小可爱!我连昵称都来不及看就已经点进了她的主页,依然没有看昵称的我一口气把主页拉到了最下面。

诶也是个产叶翔粮的太太!啊果然粉叶翔的人都是小天使!!

继续看了几章后我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这文风好熟悉?她昵称是啥来着哦我好像没注意??我是不是追过她的文虽然那文后来坑了???

手比眼快我立刻将现在看的文章页面拉到最上,表情渐渐凝固。

忧郁小猫猫。

哇…太太喜欢了我的文章还点了推荐……

我:【阿姆斯特朗式原地螺旋升空爆炸

我,一个一直生活在底层的辣鸡文手,今天仿佛看见了生活的美妙,希望的曙光。

于是我迫不及待地点进了和太太的聊天页面。

我:1555555感谢太太的支持orz!!!

打完这句我并没有期待她能秒回,因为她是个拖更小能手。她曾经开了个日常系列的坑,一个月只更了三篇。

那么她回私信肯定也特别特别弧!

忧郁小猫猫:嗯?

啪【被打

咳…内什么,请各位记住我的教训,谨慎立旗。

不过太太您嗯什么啊?

我:就…您喜欢了我的文章,还推荐了,对于我这个底层小文手是莫大的荣幸!

忧郁小猫猫:哦没什么,我就随手点了几下,你的文我还没看呢

???太太您有点儿直白

屏幕前我原本猥琐【不】的脸再一次凝固。

我:啊哈哈哈哈…这样啊没关系既然您还没看那就别看了反正写的挺弱智的……

嘤嘤嘤我一点儿也不难过,真的

我颇感失落,退了聊天页面,正准备退某fter时看到了消息栏的红标提示。

哇是三位数…谁轰炸我呢这是?

疑惑地点开消息,【喜欢】有101个,【评论】有38条,【推荐】有87个。

???!!!

大喜大悲发生得太快,我懵逼地又点回了和太太的聊天页面,随即清醒。

我:啊啊啊啊啊啊太太您真是个好人!帮了我一个大忙!太感激了!!!

太太显然有些愚钝,还没有反应过来。

忧郁小猫猫:嗯???

于是我激动又不失沉稳,沉稳又不失轻快地把来龙去脉向太太解释了一遍。

忧郁小猫猫:嗨~没多大事儿,后来我看了你的文章,觉得还不错就没想着撤,没想到趁机帮你宣传了一把。

太太又和我说她刚用上手机对软件的各个功能不是很清楚,而且刚开始混圈,所以才不明白我的反应。

难不成对面是个刚被高考摧残过的小可怜?!

于是我和太太结交了深厚的社会主义姐妹情【我自认为】,教她玩儿手机,给她讲圈子里的故事以及我日常傻叉。

我:啊啊啊啊啊啊太太您今天更的那篇新文,好甜嘤嘤嘤!我打爆电话!!!

我:155555翔儿今天表现超好!帅炸!!

我:最近轮回有意捧周泽楷和翔儿啊,虽然说现在是双核时代而且双一确实配合得挺好……但是还是好失落啊啊啊啊啊!翔儿你怎么能背着老叶有其他男人!!

我轰炸了她那么久她都不吱一声,我突然的感慨她却冷不丁回了句:

“他们好着呢。”

今天是荣耀第十赛季总决赛的开赛日,我提前订了门票机票和酒店,一大早上了飞机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中午下了飞机一到酒店就给太太发了私信。

我:太太太太,我今天要去看总决赛!第三排!!多亏了我神乎其神的抢票手速~

一直到下午太太都没有回复,我拿票进场的前几分钟她才说:

“第三排?你哪个座的?”

我:诶诶诶太太您也来吗?我三排27座

忧郁小猫猫:哦对我也去,我座位比你好~

透过屏幕我都能感觉到她的得意,忙问她:

“太太您哪个座啊?比赛完了咱面个基吃个饭?”

这次一直到比赛完了都没回复。

荣耀第十赛季总决赛,冠军是兴欣,叶修带着一支草根战队攀上了巅峰。

出了赛场我还一直保持着恍惚的状态,一面替叶修感到高兴,一面又替孙翔感到惋惜。

最后的六点五秒让我久久沉浸在震惊中不能回神。

孙翔,你是不是也一样,感到震撼与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我突然很想哭,我也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我最爱的叶修亲手把我最爱的孙翔送下了赛场。

让你作死粉了叶翔,看看,又被虐了吧。

我调整了好一会儿的情绪终于在场外的大屏幕开始循环播放比赛画面时支离破碎。

我想一个人静静地哭会儿,偏偏这时来了个男人。

“哟,太太您这是怎么了?被哥的技术折服了?哎呀不用这么感动,这都是哥应该做的。”

这个声音很欠扁,让我一下子联想到叶修,我突然就很生气,连他的话都没听清楚就想张嘴怼回去。

可在抬起头的一瞬间,话被悉数堵在了喉咙里。

卧槽叶修!!!

他怎么会来这儿,找我吗?赛后不应该队内庆祝庆祝吗??他刚刚说什么来着他好像叫我太太???

他看我半天没说话又表情复杂,了然地笑笑,说出一个足以让我跳楼的信息:

“你想的没错,我就是忧郁小猫猫。”

好的各位我先去死一会儿。

我大脑待机了好长一段儿时间才消化了眼前这个嘲讽力十足的男人竟然是叶翔甜文大佬。

还叫忧郁小猫猫。

怪不得总是坑啊,人家忙着复出哪有时间更文。

“那…那您写的叶翔文……”

“我和孙翔交往两年了。”

又是一记语出惊人的大招,我当场石化。

惊了,我认识的太太居然是正主?!

“等等…我以前一直以为你是个女生来着???”

然后我荣幸地见识了真人版叶修嘲讽力Max。


后续:

1.说来惭愧,身为叶翔粉但我并不玩儿荣耀,论坛也不逛,一心沉浸在叶翔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有一天我问起了叶修他某fter名字的由来,他说:

“那是哥一张账号卡的名字。”

我突然想起来他文章的评论里总有那么两三句:

“大佬您这名字怪招仇恨的。”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2.“叶修我想要翔儿的签名。”身份戳破后我对叶修从来不客气,一句问候都没有直白地说明来意。

“翔儿也是你能叫的?不给。”很好,秒回,看来退役后日子过的很是悠闲,估计每天不是更叶翔文就是抱着孙翔更叶翔文。

忘了说,叶修退役后搬去了上海,和孙翔同居,他每天和我炫耀孙翔怎么怎么好,他俩怎么怎么甜蜜,我都能脑补出画面。

踢翻狗粮!【默默拾起来继续吃

3.我又在日常轰炸他,他也日常弧我。

末了我特别真诚地发了句“要幸福,不准欺负翔儿”,他也特别诚恳地回复我“当然,宠着还来不及呢”

“所以你什么时候更文?”

“……告辞我去宠孙翔了。”

————END————

#都是我编的,图个乐呵

#看官可以自行带入“我”

#我写不出来我想的嘤嘤嘤

#底层文手求关爱

【九辫】您的牛奶味张云雷已到货,请签收

-新人,不算文手,九辫实在太甜了忍不住下手

-私设二爷喜欢喝牛奶

-大概ooc严重,我写的是我心目中的九辫

-甜文甜文甜文,自产自足
—————

正文:

从小到大张云雷身上一直有一股奶香味儿。

“张云雷这孩子打小就喜欢喝奶,到了年纪不喝奶粉了就开始喝牛奶,一个月能喝四五箱,我都供不起奶钱。”郭老师笑眯眯地看着身旁的自家小舅子,虽说是吐槽可话里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

张云雷喜欢喝牛奶是人尽皆知的事情,算不得什么秘密,不过他对牛奶的痴狂远远超出了粉丝的预期。举个例子,张云雷倒仓那会儿最注重的就是保护嗓子,可喝牛奶还跟喝水似的时不时灌一袋儿,郭德纲见状皱着眉劝道:“少喝点儿吧!喝多了容易上火,你嗓子还要不要了!”小孩儿这才嘟着嘴巴,不情不愿地把一天四袋的量锐减到两天一袋,每天把小孩儿委屈的,就盼着倒仓快点儿结束。

可事实上,就算你不倒仓,每天这样喝下去也还是会上火啊小张老师。



后来张云雷和杨九郎成了搭档,张云雷一块儿表把杨九郎收买了,杨九郎琢磨着他该回什么礼的时候,不经意间发现了张云雷的爱好。

这张云雷也忒爱喝牛奶了吧?

为什么说是不经意间呢?张云雷喝牛奶跟喝水一样,旁人又不关心他喝什么,等反应过来他喝了东西的时候,一袋牛奶已经被消灭了。一来二去就全当是张云雷喝水勤了。

直到杨九郎偶然一次倒垃圾的经历,他睁大了一线天发现了倪端。

垃圾袋里怎么这么多牛奶包装袋?这谁喝的啊?郭麒麟早就过了年纪啊不应该呀?不对郭麒麟不常来队里啊?

等等…好像是张云雷???

其实细想并不难发现,可惜周围人没有一双一线天的眼睛。

我好像知道该回什么礼了……

于是杨九郎给张云雷买了各种品牌各种口味的牛奶各一箱。

“嘤…你zen四个好len!!!”张云雷嘴里叼着包装袋口齿不清地说。

到底是我好收买还是你好收买,还有我怎么就被发好人卡了???

张云雷喝牛奶的样子可真乖啊,把包装袋在拐角撕一个小口,嘴叼着那处缺口便开始小口小口地嘬。

怎么看怎么可爱,这是台上跟他撒泼的那个人吗?杨九郎盯着张云雷,被激起了母爱。

嗯??母爱???

哦是保护欲。



所以张云雷在南京南出事儿后,躺在病床上憔悴着一张脸时,杨九郎毫不犹豫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你的保护欲呢?你怎么没护住呢?他质问自己。看着床上久不转醒的人,杨九郎俯身帮他整理额间碎发,淡淡的奶香随着距离的拉近越来越醇厚。

“张云雷…你要是能醒,我给你买一辈子牛奶…你用牛奶洗浴都成!”

“…咳…杨九郎……?”

“醒,醒了?!诶哟角儿啊您可算是醒了有没有哪儿不舒服啊可担心死我了……”

“起来…你压我管儿了……”



伤还未好,张云雷坚持要上台演出,周围人都劝他再修养修养,上台不急于一时,杨九郎却什么也不说,只是默默地搀着张云雷走上场,也不做刻意的关心。

张云雷那么高傲要强的人,杨九郎怎么舍得用所谓善意的关怀去折辱他的自尊?



两人在台上配合地愈发熟稔,默契到了不用对词的地步。

不对词有惊喜啊,窦公训女那场张云雷坐他腿上那出杨九郎是真没想到。

张云雷怡然自得地当众挑逗他,他想扭头躲避张云雷戏谑的眼神却被张云雷硬生生板正了。

太近了,犯规了啊……杨九郎干脆凝视着张云雷,嗅着人身上的奶香,一时紧张的心竟一瞬间安定下来。

我真是栽在张云雷手里了。杨九郎干脆放弃挣扎,接受了自己喜欢张云雷的事实。



“粉丝隔三差五就送牛奶过来,俩冰箱都塞不下。”杨九郎任劳任怨地站在冰箱前整放着牛奶,张云雷见状叼着新拆封的一袋牛奶就要过来帮忙。

“诶哟您歇着吧别累着了,几袋牛奶而已我还搞不定吗。”杨九郎忙护着张云雷回到沙发上,又在人腰后垫了软靠背,这才继续来到冰箱前与牛奶大战三百回合。

终于收拾完的时候,杨九郎刚起身便被张云雷抱了个满怀,刚想回抱又猝不及防被亲了。

感受着唇上情意缱绻的吻,杨九郎想着今天角儿怎么这么主动,便立刻反客为主,长驱直入,双手环抱住张云雷。

口腔里充斥着浓郁的奶香,张云雷还含着一口牛奶。

等杨九郎感到满足了,才放开怀里已经被吻的云里雾里的人儿。

“牛奶很香,你更香。”这是张云雷被抱上床后唯一听清楚的一句话。

就知道撩人。张云雷迷迷糊糊地想。

唯有牛奶与九郎不可辜负。

——end——
-一个月喝四五箱牛奶的人是我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没有逻辑